Author Topic: Great Chinese articles about Buddhism (enjoy if you can; please don't reply)  (Read 864 times)

Offline pornisbad1967

  • Member
  • Posts: 16
    • View Profile
我认为中国的领导人们可以:
强行的命令所有的启蒙学校,也就包括了所有的幼儿园和小学,开中国传统文化和全新的品德课。孩子们应该在老师们的带领之下做义工,比如说给社区里的老弱病残们提供服务。所有的启蒙老师,也就包括了所有的幼儿园和小学老师,应该领更多的工资,但是想应聘做启蒙老师的人们首先必须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而且要通过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和各种其他的考试,比如说各种心理测试,才能做启蒙老师。国家的未来是被孩子们的状况所决定的,所以启蒙老师们的工作其实是最重要的。所有已经灭亡的国家之所以灭亡,正是因为那些国家的人们都忽略了这一点。
要求百度的管理人员们停止封锁叫做和谐拯救危机的公益系列节目。
要求人们拿到出家证之后才可以出家,并且要求人们通过很多的各种的严格的考试之后才能拿到出家证。一个人一旦披上了袈裟,就表示他与古往今来的高僧大德们是平起平坐的,所以袈裟是不应该被一般人披的。
为每一个城市的放生的人们至少建立一条放生河。放生河的周边应该有不停的播放佛号的扬声器和用来防止人们捕捞被放的动物们和毁坏或偷扬声器的监控器,巡逻兵们,和人控警报器。
想办法去阻止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们上电视,写书,当官员们,老师们,律师们,警察们,和医生们。如果反社会人格障碍能被仪器检测出来的话,那么招聘的人们就可以用仪器来检测应聘的人们是否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和很多的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们一样,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的人们缺乏爱心和道德意识,所以容易做坏事,比如说杀人,虐待儿童,抢劫,偷盗,强奸,嫖妓,卖身,诈骗,收和赚不义之财,滥用权力,等等。
建立一个新的法律,叫做穿着法,以避免人们因穿过于暴露和性感的衣服而败坏社会的风气和破坏社会的和谐。当我知道了北朝鲜的发型法之后,我得到了启发。
建立一个让全国的人们能看到所有的有犯罪记录的人们的基本信息,比如说身份证上的所有的或者一些的信息,和所有的犯罪记录的官方网站。这样,人们不但可以通过躲避危险的人们来保护自己,而且不敢犯罪了。
想办法去惩罚多或少生男或女婴的父母们,以避免国家的男女的人口的比例失衡。一个国家需要有一个平衡的男女的人口的比例才能有一个和谐的社会。
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们携手解决中国的光棍危机。中国的领导人们可以劝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们促进渴望找对象却找不到对象的中国的高龄的男子们移到自己的国家去。我希望其他国家的难民局的官员们把中国的高龄的光棍们视为新型的难民们,并且对中国的高龄的光棍们打开绿灯。

二:
大家一定要小心现在的佛学论坛,因为我发现很多佛学论坛是言论自由的地方,就像在丛林里一样。很多人认为言论自由是好的;这种思想无疑是邪见,因为言论自由是非常的危险的。来到佛学论坛的人们往往都是初学者们,而邪师们,以及任何一个想诽谤佛法的人,恰恰就是喜欢在言论自由的地方,比如说现有的一些佛学论坛里大显身手。
佛学论坛一定要受管制,而且最好是受国家的管制。我相信任何一个有智慧的人都应该能够看清楚这一点,和真正懂因果的人在没有开悟的情况下是不敢开启佛学论坛的。无知者无畏。我看到现有的很多的佛学论坛都有问题,因为那些论坛里有很多诽谤正法,尤其是藏密的言论,而且不受任何管制。我不知道开启那些论坛的人们究竟是何等用心,但是如果他们是来破坏佛法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感到惊讶的。
如果国家领导人真的想弘扬佛法的话,这种事情就必须受到国家的高度的重视。不但所有的佛学论坛都需要受到国家的监控,任何一个网站也应该受到国家的监控。在当今,全世界对网络的控制简直就是笑话。在网络上,任何人都可以在不用露面,而且难以被追踪的情况下发表各种伤害他人的言论,进行诈骗,甚至以传播色情的绮语,画面,和视频的方式去污染大众,等等。
是时候打扫卫生了。国家应该拥有一个中央服务器,和中央服务器的总部,用来办各种事情。所有的人在登记户口时必须在现场进行手印电子登记,也就是用手印扫描器对双手进行完整的扫描,再让扫描器把双手的完整的电子手印送到国家的中央服务器中储存起来。这样一来,警察们可以利用罪犯们在犯罪现场上留下的指纹来迅速的辨认出罪犯。好处才刚刚开始。
所有想上网的人必须先在中央服务器的总部签好各种法律协议之后,用自己的户口,身份证,和在现场存下的电子手印去注册自己一生中唯一能够拥有的网络账户。注册的人们所签的法律协议应该包括接受并且服从国家随时添加的任何关于网络的法律。想开启网络服务器的人们不但要先注册完自己的网络账户,而且还要签额外的一些法律协议,和通过各种的心理测试之后才能够获得开启网络服务器的权利。
所有的网络服务器必须被中央服务器所监控。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够有效的防止所有的不良网站诞生。国家应该命令所有的网站强制性的要求所有的人用自己的网络账户在网站上登录之后才能够使用网站。国家不能允许任何网站给没有用自己的网络账户在网站上登录的人提供服务。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够有效的防止任何人在网络上犯罪。
当国家有了中央服务器,和中央服务器的总部之后,国家应该命令所有的网络提供者在指定的期限内到总部去挣得开启网络服务器的权利;当指定的期限到了的时候,所有未获得权力的人的服务器将一律被关掉。
为了让我们的后代们充满了正气,为了让佛法再度的兴旺起来,我们必须放下现有的很多的自由,比如说在家里偷偷的看黄色网站的自由。什么是真正的皈依佛法僧?这就是真正的皈依佛法僧。我们需要有宁可自己下地狱,也要让众生上天堂,甚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精神!
« Last Edit: May 16, 2017, 01:22:18 am by pornisbad1967 »

Offline pornisbad1967

  • Member
  • Posts: 16
    • View Profile
在现在这个时代,误导他人的人多得像沙粒子一样。
人天生就本能的用看面相的方式来判断一个人是好还是坏,而且听从面善的人们说的话。可惜的是,很多误导他人的人在常人的眼中都是非常的面善的,所以大家不能以貌取人。大家如果不注意这一点的话,就无法当自己处在险境时及时的意识到自己在危险之中。
对于没有能力辨别出邪师的凡夫们有没有办法不让自己被邪师们所误导?在现在这个时代,光靠自己是很难的。万幸的是,通过学习经典,我们得到了一个窍门,就是看讲经说法的人最终有没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瑞相。真正的弘法利生的高僧大德们是一定会把自己教给别人的教导落实在自己的生活当中的,所以他们是一定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这正是李炳南老居士在世时对净空老法师讲过的真信。
我们不能盲信没能在最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们的教诲,因为唯一能证明自己的教诲是正确的的铁证就是自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诽谤正法的人死后是一定会堕无间地狱的,这是佛经上写着的,所以只要一个人在临走时显出了地狱之相,我们的心里就有数了,知道他的一生的教诲都很有可能是邪知邪见,所以不要轻易的相信。宋朝时期的莹珂法师的确曾犯过无间地狱之罪,但是他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诽谤过正法。
正在着急的人们不用慌,因为时间会说明一切的。要知道,邪永远不胜正。邪恶的猖狂永远是暂时的;邪恶是无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对于邪师们来说,他们的恶果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时辰到了,一切总报!
现实的问题来了;现在的讲经说法的人们都是大活人,而且有的是很年轻的,那么我们如何知道该听谁的?我的答案是,看看他们所讲的法与佛经上所写的一不一致,或者干脆就不听他们所讲的法,只看已经往生的高僧大德们给后人们留下的教诲,等他们往生极乐世界以后再去听他们所讲的法也不晚!
凡夫们都有见思烦恼;见思烦恼就包括了虚荣心。以聪明为自豪,并且虚荣的人们往往喜欢主动的和别人引起争论,目的就是驳倒别人,以显示自己是比别人聪明的,以赢得别人,尤其是异性人(女人)的注意等等。万恶淫为首;这样的人一旦过分的贪恋名闻利养的话,他就有可能会为了让大家认为自己是最高的而专门贬低最被人们高看的僧人们,甚至有可能会为了赢得大家的拥护而故意的顺着大家的烦恼习气去说话,搬弄是非。
比如说,有些人正是因为反对了西藏的密宗(藏密)而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护。因为藏密实在是太深密了,所以难被人理解,容易被人误解,所以藏密本来是不应该被普通人知道的。很多人是无法理解很多特殊的理念的,而且喜欢用自己的片面的思想去对万物作各种的解释。可怕的是,很多这样的人是无法接受任何与自己的假设不相符的事实的(这种特征经常被常人用“爱钻牛角尖儿”的话来形容);这样的人是最容易相信肆意诽谤藏密的谎言的。
一般人是不了解西藏人的,所以当他们听说了关于藏独的各种负面的消息之后就很容易在脑海里假设西藏人是一群冷酷无情,邪师当道,桀骜不驯的暴力分子们。这样一来,很多人对藏族人就有了默默的敌意。
很多人对藏密的理念本来就有着很严重的误会,而且对藏族人有着很深的敌意,所以一旦有人诽谤藏密,任何赞叹藏密的人就容易被很多人恨,和排斥。不幸的是,任何一个高僧大德都有赞叹藏密的义务,因为藏密不但是正法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是佛学的终极班,终点站。在这样的情况下,诽谤藏密就如同顺水推舟一般,而真正护法的大善人们却容易背负骂名,甚至被逐出国境。
一些心存恶意的人或许知道了这几点,所以他们正是利用了大众的无明障碍,和烦恼执着,故意的先把各种欢喜佛像的图片拿出来给大众看,让后欺骗大众,说出了各种诽谤藏密和西藏人的谎言。
国家应该制定阻止不善的人们以散播谎言的方式来给社会带来动乱的法律。一个人一旦被证明是以散播谎言的方式来给社会带来动乱的话,应该被判刑。不要小看谎言的破坏力。很多人是非常的冲动的;他们一旦被坏人唆使,就有可能会给无辜的人们带来伤害。他们被抓起来也是很可惜的,因为所有的人都是教得好的。请大家好好的看一看陈大惠老师精心制作的一套公益节目,叫做人是教得好的。

最近,我发现网上有一些人说索达吉堪布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称之为观音上人,并且感到非常的愤怒。索达吉堪布所称呼的观音上人很有可能指的是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不过大家不用把这个事情看得是那么的可怕。索达吉堪布是来拯救西藏人以及所有的人的;他这么说是在顺从西藏人的传统。他是在根据众生的根器、因缘等善巧摄受众生,和外相上的完全顺从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真正的护持正法的佛教徒,索达吉堪布有着恒顺众生,也就是顺著众生的习惯,又要把著众生从逆流中救出来的义务。
西藏有代代认活佛为领袖的传统的制度,而班禅和达赖喇嘛是西藏人对两个活佛的称呼。一旦一个活佛走了,西藏人就要找回走了的活佛的转世人,来让活佛继续领导自己。在西藏,喇嘛本身就是上人的意思,而西藏人把一代代的班禅视为阿弥托佛的化身,和把一代代的达赖喇嘛视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完全是在遵守自己的前辈们给自己留下的传统。西藏人代代的延续了这个传统很有可能是为了遵守孝道,以成全自己的前辈们。
至于现在的活佛们是不是真的佛陀们的化身,不是我们凡夫们所能看出来的。值得庆幸的是,章嘉大师曾经开示过,应该在前三世的活佛们可能是真的佛陀们的化身,但是以后因为人们没有足够的福报来把佛陀们感召到世间来,所以大概四五世之后被选中的活佛们就不是真的佛陀们的化身了。其实,以后的活佛们是不是真的佛陀们的化身已经不重要了;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承担起大众交给他们的责任。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修好自己,以便自己将来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们做得怎么样,与我们不相干,所以不是我们应该评论的。
至于达赖喇嘛·丹增嘉措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真正的佛教徒是不会鼓励大家去评论的,因为一个人,尤其是佛教徒,只要批评别人就已经犯了错了,因为批评别人就代表着自己还有妄想分别执着,而入佛门的目的正是为了断所有的烦恼。
真正的佛教徒要心包太虚,圆融一切,对任何事物都没有意见。达赖喇嘛·丹增嘉措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他将来自然会受他所种下的因,不用我们去管,也不用我们去操那份心,因为他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万事都是可以和别人商量的,尤其是和佛教徒们,因为佛教的核心就是没有对立,圆融一切。如果大家实在是不喜欢达赖喇嘛·丹增嘉措的话,大家完全可以亲自找索达吉堪布谈一谈,把心里的不满给他解释清楚了之后,再请他以后再也不要和大家提起达赖喇嘛·丹增嘉措这个人。可惜的是,现在有很多的年轻人缺乏与别人沟通的概念,并且经常在网上以猛烈的攻击别人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愤怒,造下了极重的口业!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来救索达吉堪布,而是来救大家的。
« Last Edit: May 13, 2017, 10:42:26 pm by pornisbad1967 »

Offline pornisbad1967

  • Member
  • Posts: 16
    • View Profile
现在,中国有着严重的房价膨胀的问题,而导致这个问题的一个主要的因素正是来自于很多富贵人对土地的垄断。很多有钱人为了赚更多的钱,故意买大量的房子来炒房价,买了很多自己根本就不需要的房子。这种行为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多数的人都买不起房子,而且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房子变成鬼屋。因为人们对享受的渴望在不断地增加,而享受的资本就是金钱,所以人们可以为了得到金钱而做出违背自己的良知的事情。要记住,今天的男人用各种手段赚钱无非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悲。中国古人言,万恶淫为首;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诱惑男人们的女人们必定要堕入恶道。
这一切弱肉强食的现象正是自由经济必然带来的现象,而唯一能阻止这种现象产生的力量就是以圣贤教育为核心的强势政府的力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始人,毛泽东,最不想看到的现象就是弱肉强食的现象,而最终,这种现象还是发生了,其原因就是因为人们首先丢弃了圣贤教育,所以在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的烦恼习气浮出了水面。我认为,一个国家,尤其是以共产主义为核心思想的国家,应该有一个法律叫做反垄断法,而且所有的土地都应该是公共的资源。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阻止别人生存,而土地正是所有的人为了生存所需要的,所以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占有和垄断土地。土地一旦大幅度地被少数人占有和垄断,社会就会出现极大的动乱。按理来说,所有的土地都不能被个人占有和垄断,只能被租,不能被买。土地就应该是国家的,而土地的租金就应该代替房地税。否则先出生的人们就可以垄断土地,变相的把后出生的人们变成为了买房子而挣扎的奴隶们。
作为地主的后代,我有罪恶感,而这个罪恶感能让我想起自己的一个小故事。我有一位声乐的恩师;他每天都要过一条很繁忙的大街去卖一种甜烧饼。有一天,老师吩咐我去替他买烧饼,我就去了。为了让老师少过几次繁忙的大街,我一下子就定了二十四个烧饼。就在卖烧饼的师傅做烧饼的时候,一个女孩儿想买烧饼。在师傅告诉了她没有烧饼可卖了之后,她就走了。那位师傅不公正;他不能因为看到我出的钱多,就顺从我的旨意去做事。我和老师一次顶多能吃六七个烧饼,而那个女孩儿或许一次只需要吃两个烧饼就够了。我多买的那些烧饼对于我和老师在当时来说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所以是可有可无的,而那个女孩儿在当时就需要几个烧饼。就算我是先买烧饼的,可是我买的多余的烧饼只是我的额外的需求,所以后买烧饼的人的当下的需求对于我的额外的需求来说应该有优先权。
什么是法律?公平就是正义,而正义就是法律。弱肉强食是丛林的法则,也就是畜生的法则。人类是喜欢和谐的众生,而且拥有足够的智慧去定制能够超越丛林法则的法则;既然如此,人类就不能按照弱肉强食的法则去生存,否则就是有罪过的。
因为地球的任何资源,尤其是土地,都是有限的,所以每一个人租地的价格应该按照他的需求的紧急程度所定。一个人的钱再多,所需要睡的床无非只有七尺,所需要吃的粮食无非就是粗粮,所以每一个人额外租的每一个平方米都应该以曲线型的模式来涨价,而涨价的程度可以按照国家土地的紧张程度以及各个地区的人口密度来调节。租金的涨价能帮助国家领导人们疏散人口密度过高的地区的人们。
个人家是给各人提供利益的,而公共设施,比如说公司,是给大众提供利益的,所以公共设施的租金不应该以曲线型的涨价的模式来计算,并且不能太高。国家领导人们应该鼓励人们创业,并且吸引外国的公司的老板们在中国投资,搞建设(比如说建工厂),和创业,所以应该降低公共设施的租金。为了防止人们滥用公共设施,国家领导人们应该制定各种新的关于创业的规章制度。通货膨胀时,如果有必要的话,国家领导人们也可以直接征收各个企业生产的一部分的产品作为税收,最终把产品卖给人们,来调整市场。
(此外,中国应该防止企业向外国流动,来避免遇到美国所遇到的问题。美国就是因为给了企业家们过度的自由而得到了巨大的具有卖国性质的经济问题。注意:请老师们暂时不要把带着括号的这一句话传出去。)
要知道,炒房价的人都是流氓。古人把商人的地位排成最低的,是因为他们有道德意识,并且知道商人的成功就是建立在垄断他人的各种资源的基础之上的。我们不能像美国人那样盲目地崇拜大资本家们。大资本家在破产时想自杀无非就是因为不想面对身边的人们对自己的表态的突然性的从好到坏的转变而以,不想看见自己在最需要他人的关爱的时候被他人抛弃,而迫使自己从美梦中醒过来。
我们不能忘记毛主席最初在建立共产党时的理想。红军当初闹革命就是为了推翻社会上所有的不公平的垄断。

附加:
当经济危机到来时,为了阻止富人们把粮食抢光,我们可以制定一种新的粮票系统来惩罚买了超出生活所需要的粮食的人们。我们虽然不可能记录每个人买了多少价值的粮食,但是我们能记录每个人买了多少价值的粮票。在每一个指定的期限内,我们可以让每一个人多买的每一张粮票涨价。等到每一个指定的期限到期时,我们应该再让每一个人购买粮票的价格从最初的标准开始计算。
虽然粮票可以被看作是第二种货币,但是粮票只能用于购买食物,而且可以帮助阻止人们垄断食物的价格。当然,人们一定会私下的用钱来交换食物和粮票,甚至会像做买卖一样去垄断粮票的价格。为了防止像“黄牛”那样的人们垄断食物的市场,政府可以限制每一张粮票的有效期来阻止人们积攒和垄断粮票。政府可以把有效期印在每一张粮票上,或者干脆在每一个指定的期限到期时就废除所有的过去的粮票,并且把每一个人在银行里存的电子粮票设成零,再发行全新的粮票和电子粮票。
真正的难题出现了。在这样的粮票系统所制造的环境下,很多卖粮食的人就会故意的关闭菜市场,等大家对粮票的价值失去信心之后再逼着大家用钱来买粮食。所以说,这样的粮票系统在自由经济的环境下是很难存活的。国家必须在拥有能保证供应全国的消费者的国营的菜市场之后才能够让人们放心的使用这样的粮票系统。
人们要想拥有国营的菜市场,就必须先拥有国营的农场。国营的农场必须被个人所包公,而国营的菜市场则必须按照统一的价格来购买粮食。所有的国营的农场都应该是封闭的,而且员工们必须经过安检之后才能开始工作。国营的农场所用的肥料必须是统一的。国家一旦有了国营的农场,政府就可以完全控制食物的价格,和标准,同时控制农药和化肥的使用。说到这里,我想说所有的私有的食品公司应该让专门的媒体不间断的播放生产线的每一个细节。
人是自私的;人们必须有和自己的付出成正比的收入之后才会有工作的动力,提高工作的效率,从而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毛主席正是忽略了这一点才没能让自己的理想变成现实,导致今天有众多人对国营企业产生了反感。我虽然反对任何企业剥削员工,但是我也反对任何不努力的员工得到自己不该有的收入。一个人的收入是不应该按照时间去计算的,而应该是按照创造出的价值去计算的。完全有能力工作却创造不出价值的人们应该吃到一定的苦头儿。人们应该有一定的危机感,因为没有危机感的人们很难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我认为,一个国家的人们遇到经济危机时可以暂时的运用非常的经济模式来应付经济危机。
« Last Edit: May 12, 2017, 10:39:54 pm by pornisbad1967 »

Offline pornisbad1967

  • Member
  • Posts: 16
    • View Profile
美国有很多的妇女不认为做二奶是羞耻的,就是因为美国政府不打击二奶。美国政府不打击二奶,就是因为美国人无法说明二奶对社会是有危害的。几乎所有的有正义感的美国人在那些善于狡辩的人们的面前都是无可奈何的。
如果我说假如政府允许大家去做小三儿的话,很多人就会因嫉妒小三儿而变成小三儿,让整个社会的风气变坏的话,那些人就会说我是因吃不到葡萄而在说葡萄酸,并且说其实我也是可以去做小三儿的,可是前提是必须得有人看上我,所以我只能恨自己长得不够好看。其实,这是在以无礼的骚扰别人的方式来扰乱别人的理智,让别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外表不自信的人们因产生了恐惧感而退缩。如果我说政府的官员们一旦有了小三儿的话,国家就会开始变得越来越腐败,最终会灭亡的话,他们就会说我是在胡说八道,并且说很多的统计都显示了各个发达国家的性开放的政策其实都降低了人们的犯罪率。他们从来都不说导致人们犯罪的最大的因素其实是饥饿,和世界各地的食物的产量的上升才是使各国的犯罪率降低的最大的因素,而且从来都不说他们其实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故意的在把水搅浑。如果我说所有的小三儿和找小三儿的人死后是会堕入恶道的的话,那些人就会说我不讲道理,是在用宗教来压迫别人,让时代倒退。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这样说就等于在说他们是对的,和反对他们的人们都是错的,而这本身就是在用自己的知见去压迫别人。如果我说大多数的小三儿都是非常的淫乱的,容易让大家染上性病的话,他们就会说现在的人们本来是可以用避孕套的,所以不用避孕套的人们一旦得了病就是活该的。如果我说找小三儿的人们其实都是需要看心理医生的人们,而小三儿们不但不帮助那些人,而且在加重那些人的心理疾病的话,他们就会说那些人都是成年人,而成年人应该为自己负所有的责任,所以大家没有义务去帮助他们;只要他们没有触犯法律,他们想干什么都是他们的自由。这种思想是典型的不为大众负责任的人的思想。在言论自由的美国,有着这种思想的人们总是打着民主和自由的旗号来封别人的嘴;其实,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是在用气势来压迫和自己有着不同的看法的人们,而这本身就是不讲道理的作风。
一些被善于狡辩的人们气疯了的人们时常会羡慕北朝鲜,而他们羡慕北朝鲜是有道理的。至少北朝鲜的政府解决了青少年被黄色网站毒害的问题;至少北朝鲜的人们是比较纯洁的,不作什么大恶,所以死后就不像美国人那样一群群的堕地狱。用因果的角度来看,其实北朝鲜的人们的福报很可能比美国的人们的福报要大。现在的人们普遍犯的致命的错误就是以为正在享受的人们一定是有福的人们,而被管制的人们一定是没有福的人们。最近就有不少名人在吸毒,难道吸毒的人们就是最有福的人们吗?要知道,太甜的东西可能就是毒药,而太奢华的生活可能就是灾祸的前兆!人们不能总是被眼前的丁点的利益所迷惑住。
其实,当那些善于狡辩的人们说起法律时,他们就献丑了。法律本身是没有决定的标准的,所以它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随着人们的意愿而改变的,而人们的意愿是可以随着人们的道德层次而改变的。换句话说,如果所有的人都认为杀人是对的的话,大家就会希望杀人被合法化。如果我想让杀人被合法化的话,我也可以说任何生物的生存权是应该由大自然的筛选而决定的;反正森林里有很多封闭了万年的小族群也存活下来了,所以只要人类能延续下去,人类想干什么都是自己的自由,哪儿来的义务去保护弱者们?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愿意讲道理的话,人类就无法避免用武力来强行的解决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人们不能没有道德,而且法律不能不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之上。
如果大家都没有一丝毫的道德意识的话,就会认为所有的法律都是压迫人们的自由的利器,从而恨自己的政府。在像中国的国家里,法律的完善性是被领导人们的道德层次所决定的,而在民主的国家里,法律的完善性是被老百姓的道德层次所决定的。因为老百姓的道德层次往往是最低的,所以民主的国家的法律是最容易变质的。比如说,现在就有极多的美国的年轻人认为成年人应该有抽大麻的权利,所以要求美国政府允许大家抽大麻。在官员们缺乏道德意识和政府缺钱雇用警察的情况下,和在大家的抗议的压力之下,美国有好几个州已经允许大家抽大麻了。其实,美国人早在建国时就埋下了无数颗定时炸弹,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颗。
净空老法师曾经说过,人们一旦有了自由,就会要更多的自由。在民主的制度之下,好人们是不爱参政的,因为只要有一个对大众不负责任的竞选人为了拉票而娇惯大家,专门顺着大家的烦恼习气去说话的话,那么所有的竞选人如果想拉票的话就必须一样去做;这无疑会严重的败坏社会的风气,并且产生一个不可自拔的恶性循环的效应。所以在民主的制度之下,真正为大众负责任的人们会以学者的身份来慢慢的教育大众。汤因比博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凡夫们都有烦恼习气,所以不能拥有太多的自由,而且必须受到一定的管制。因此,老法师赞同君主制度,不赞同民主制度。
孙中山先生虽然了解西方人的政治思想,但是他的计划并不是让中国变成一个民主的国家,而是让中国变成一个由一小群最拔尖的精英来领导的国家。这像不像是今天的中国?这正是今天的中国!而且中国今天的主席习主席是来自西方极乐世界的一位菩萨!因为中国是一个有佛法和福报的国家,所以时常会有佛菩萨来到中国来带领中国人走向繁荣昌盛的道路;雍正皇帝就是其中的一位。
当一个国家被民粹主义统治的时候,也就是当一个国家的老百姓都疯了的时候,这个国家就乱套了。任何一个民主的国家早晚都会被民粹主义所统治的,而这个时期也就是一个民主的国家的老年期。我发现狂爱民粹主义的人们通常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无政府主义。现在就有很多的美国的年轻人在网络上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无名组织,经常集体在网络上和现实中搞破坏,并且推崇无政府主义。
因为美国人过度的崇尚民主和自由,所以全世界任何的人都可以大张旗鼓的在美国的网站上妖言惑众,而且美国政府只能总是对自己的人民做出再三的让步。在美国,拥有私有的枪支代表的是人们拥有自由的权利,所以美国政府无法禁枪,这就导致了美国政府根本就无法管制自己的人民。中国的古人们所说的乱世用重典的意思就是当一个国家乱套了的时候,政府必须强力的管制人们,这就不能排除动用坦克等军事武器。民主的国家对乱世是束手无策的,所以在乱世当中,民主的国家反而最容易变成独裁的国家。
近些年来,一些美国人很有可能不停的帮助了很多辱骂和反对其他国家的政府的人,并且接纳和袒护了其他国家的政治罪犯们,给其他国家制造了混乱。现在,美国人开始遭报应了。阿桑奇,斯诺登,和一些反对美国政府的人们陆续的揭发了美国政府的内幕的各种信息,比如说希拉里的很多的秘密的邮件,促使了美国的老百姓们越来越不信任,不喜欢,和反对美国的领导人们。现在,美国的内政出现了混乱。从此以后,全世界的人们就不会像过去那样信任美国人,最终会减少与美国人的合作,从而会促使美国提前进入经济大萧条,让美国提前变成一个需要不停的生产大量的转基因食物来维持社会秩序的国家。过去,西方人在中国贩卖鸦片,而现在,西方的孩子们在吸毒。日本有了海啸很有可能是因为日本人打捞和捕杀了太多的海洋动物。这些现象都说明了因果报应确实是存在的,而且是丝毫不爽的。人们的所有的罪恶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时辰到了,一切总报!
« Last Edit: May 09, 2017, 08:18:34 am by pornisbad1967 »

Offline pornisbad1967

  • Member
  • Posts: 16
    • View Profile
人们只有在不受管制的情况下才会变得放肆,比如说发疯;得了精神分裂症的人们都不例外。人们要知道的是,在安定医院里,越被管制的病人好得越快。因此,人们没有抵制管制的理由。人们一旦有了自由,就会要更多的自由;这是见思烦恼促使凡夫们产生的举动。
美国的几个最有名的歌星们的德行真的是年年在退很大的步,所以知道她们的人们如果近些年来没有关注她们的话,现在再看看她们就容易被吓一跳。她们的今天的穿着和各种举动让我不得不想起那些光着身子在大街上奔跑的糊涂,也就是疯狂颠倒的人们。按照今天的心理学的理论来讲,和拍黄色节目的演员们一样,她们都患有严重的表演型人格障碍。她们都是六道凡夫;六道凡夫们都有严重的烦恼。人一旦糊涂到一定的程度的话,就会完全的随着自己的烦恼习气去做事情,比如说见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就会抢,和喜欢的人就会搂抱。我认为,精神分裂的最初的症状正是分不清什么是善恶与美丑。人们一旦不受管制就会丢弃常理;人们一旦丢弃了常理就会变成妖魔鬼怪们;人们一旦变成了妖魔鬼怪们就会走向疯狂颠倒的道路;这是大自然的一大规律。
今天,有不少的美国人已经疯掉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让自己出生在一个真正有家庭和教育的国家的福报。美国的人们从小就有很大的自由,因为他们和孤儿们比较相似。他们在儿童时期时很少被家长和老师们管教,上大学和成家时很少被家人们帮助,成家后就开始还债,而且很少做有意义的事情,晚年时很少被自己的子女们理睬。美国的政客们常常为了拉票和哄大家就顺从大家的不善的意愿去说话和做事情,为了养老就在下台之前尽量的捞一笔钱。自从美联储成立以后,美国的总统们就开始踢罐子;他们只要能保证国家不会在自己任期的时候崩溃,就会尽量的把所有的问题推给下一任的总统。
美国,以及全世界的人们已经被众多错误的说法误导了很长的时间了,因此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今天的孩子们从小就不爱听家长们的话,没有爱,而且有非常强烈的欲望,比如说爱欲。这或许就是人们推翻了各自的传统的理念和教育的果报。如果人们不赶快的恢复自己的老祖宗们给后人们留下的传统的理念,比如说严厉的惩罚不听话的孩子们的话,人类就真的难逃一劫了。请大家在百度视频上搜索天下父子第一课。
有过度的自由的人们是没有福的人们,因为他们作恶时很方便,所以他们更容易堕地狱。在民主的国家里,一个人投的每一张票都有可能会把他送入无间地狱之中。真正有福的人们不是美国人,而是中国人。中国人比美国人幸福,因为中国人不但有自己的小家庭,而且有一个大家庭,因为中国人有一个真正为整个国家负责任的政府。

Offline pornisbad1967

  • Member
  • Posts: 16
    • View Profile
西游记里的唐僧是非常的愚痴的,因为他分不清谁是妖魔鬼怪。很多人认为傻子们才是最有福份的人们,而我不赞同这个观点。我认为清静的人们才是最有福份的人们,而愚痴的人们可不是清净的人们。做人不能愚痴,而且愚痴是十大罪恶之一。愚痴是畜生们的最大的特点。鱼钩儿上的蚯蚓被鱼吃掉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认为,那不是福份。因此,我认为,真正的佛教徒宁可做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也不能做西游记里的唐僧,因为西游记里的孙悟空能识破妖魔鬼怪。人们只有看破了世间法之后才会好好的学佛,并且能想出解决世间的各种难题的办法。请大家和我一起看破这个世界,并且唤醒所有的愚痴的众生!让我们继续:

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们往往长期的渴望别人娇惯自己,所以她们通常额外的渴望和比自己大很多的人们结婚。和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们结婚就如同掉进无底洞一般,因为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们通常都念念的盼着自己在婚姻中得到无尽的爱,但是很少想过给别人爱。今天的很多的误导人们的价值观的爱情剧的收视率之所以高很有可能是因为很多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在不停的看电视。她们出生在这个世界很有可能是来享福,并且讨债的。结婚的真正的意义是培养好下一代,而人们如果想培养好下一代就必须不停的为自己的家庭和社会做出无偿的付出。因此,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们如果不改变自己的话就不适合与任何人结婚。
现在,有些人似乎意识到了很多的看似是非常的有礼貌的人其实是很自私的,所以发明了“公主病”这个词语,用来羞辱那些人。其实,那些自私的人正是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们,而且她们的数量很有可能会不停的变大。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有“公主病”的话,人们会不会因害怕找不到对象而开始无奈的娇惯自己喜欢的人们?人们会不会干脆就用钱来“购买”婚姻?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的话,我给受苦受难的人们的最殊胜的建议就是赶紧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阿弥陀佛的加持下好好的开智慧,断烦恼,然后不停的回到这个黑白颠倒的五浊恶世,弘扬并且护持佛法,把受苦受难的众生统统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我们现有的主席习菩萨就是一个杰出的榜样。
知道了习菩萨一定会成为中国的主席之后,百年受苦,并且被欺压的海贤老和尚在2013年终于放心的往生了。做为一个历史的见证者,我感到非常的荣幸。在西方极乐世界里,人们没有男女,相貌,贫富等差别,所以只有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们拥有真正的平等。请充满着正义感的人们去西方极乐世界和海贤老和尚见面!

二:
所有的炒作都是欺骗他人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今天的民间的最大的骗局就是比特币的市场。把比特币卖给别人就是在欺骗别人,因为比特币没有价值,而且买了比特币的人们如果想不赔钱的话,就必须让别人拿出更多的钱去买自己的比特币。很多的买了比特币的人之所以买了比特币都是为了把比特币以更高的价格卖给别人,所以那些“上了钩儿”的人很有可能是贪婪的,并且平时就喜好赌博的人们,也就是一群需要社会的帮助的病人。
炒作比特币的人们吸引大众买比特币的最常用的方法之一就是和大众讲比特币的系统是一个松散的,安全的,并且无法被任何人垄断或者偷盗者利用的系统,而比特币的创始人早已放弃了对于比特币的系统的管理,等等。听到了这些说法之后,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就以为就连比特币的创始人都无法强行的发行新的比特币。这些说法促使了无数人买比特币,但是只要我提到的这几个说法当中有一个是谎言的话,那么任何一个比特币的宣传者,尤其是传播谎言的人,和卖比特币的人就都犯下了严重的诈骗罪,因为将来会有无数个买了大量的比特币的人变得倾家荡产,痛不欲生。此外,一些最早呼吁大家买比特币的“主谋”说过比特币将会代替各国的货币,从而会削弱各国的政府的力量,并且拼命的鼓励过大家避免使用自己的国家的货币去生活。如果人们都不使用自己的国家的货币去生活的话,那么各国的政府就会慢慢的垮掉。一个无政府的世界就是一个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世界。因此,任何一个呼吁大家使用比特币去生活的人实际上都已经犯下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美国政府的官员们不阻止人们使用比特币很有可能是因为每当他们要建立新的法律时,自身有着将会因此而受到冲击的利益的人们就会以捍卫人权的名义而把他们告上法庭。我认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为了捍卫自身的利益而去干涉自己的国家的领导人们治国。我也认为,中国人们不能因比特币是一个西方人创造的,以及害怕受到西方人们的谴责而不敢毫不客气的关掉中国的比特币的市场。很多的知识分子不知道各国的领导人们应该如何面对炒作比特币的人们,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智慧来分清是非善恶美丑。
几百年前,英国有大批的人得了瘟疫。当时,有一批英国人认为很多的得了瘟疫的人的身上出现了溃疡是因为那些人在排毒,因此身上有溃疡的病人们有得救的希望,而身上没有溃疡的病人们则是因体格不够强大而无法排毒的人们。我相信如果有一天,很多买了大量的比特币的人因比特币的创始人突然并且迅速的发行并且卖掉了过多的新的比特币而最终变得倾家荡产的话,那么就像今天的英国人们笑话那些几百年前的英国人们一样,未来的人们会笑话今天的轻信关于比特币的各种谎言或者盲目的崇拜加密数字货币的人们。目前,已经有很多的类似于比特币的加密数字货币都是因为当各自的创始人或人们看到了赚钱的机会之后就突然并且迅速的发行并且卖掉了过多的新的货币而失去了大家的认可。我认为,所有的想买比特币的人最应该考虑的问题就是,比特币与那么多种已经“死去”的加密数字货币究竟有什么不同。
比特币是最早出现的加密数字货币之一,但是比特币仍然在被数不清的人疯狂的炒作,所以比特币给人们带来的威胁是额外的大的。我猜想,比特币的创始人和其它的加密数字货币的创始人的区别就是有着额外强的耐心和大的胃口。换句话说,一般的加密数字货币的创始人一旦钓上了大鱼就会收竿儿,但是比特币的创始人只有在钓上了足以震撼全球的大鱼之后才会收竿儿。比特币的创始人的真正的野心有可能是席卷全世界的人们的财富,从而让自己像希特勒一样,名垂千史。如果我猜对了的话,那么比特币的创始人就很有可能是一个同时患有偏执型和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狂人。

 


SimplePortal 2.3.3 © 2008-2010, SimplePortal